广州日报:理论茶座 | “互联网+中医药”的契机与瓶颈

时间:  2020年08月23日 16:22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点击:[]

日前,广州市召开中医药大会,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中医药发展的重要论述精神,传达学习全国、全省中医药大会精神,对加快建设中医药强市进行全面部署。

广州作为岭南中医药的主要发源地和聚集地,中医药发展基础扎实、优势明显。如何利用好这一优势资源,推动广州中医药发展走前列、作表率,值得思考。本期理论茶座邀请国内中医药行业专家,围绕“互联网+中医药”发展的相关问题展开讨论。


特殊节点、政策利好,让“互联网+中医药”驶入发展快车道

广州日报《理论周刊》:“互联网+中医药”新型服务模式具体是什么?与以往的“互联网+医疗”有何异同?

赵文光:随着科技的进步,互联网与传统行业的融合与相互促进是主流的发展趋势。国家出台多项政策鼓励互联网与中医药融合发展、推动中医药传承创新。以往的“互联网+医疗”,可以这样理解:基于互联网的平台,综合应用大数据、人工智能、云计算和物联网等技术,实现医疗卫生健康的各项服务。但“互联网+中医药”新型服务模式与以往的“互联网+医疗”还是存在一定的差异的。在“互联网+中医药”的融合发展中,传承与创新之处体现在利用大数据、人工智能等技术整理和挖掘中医药宝库中的经验、民间中医药验方和技法以及典籍研究利用,总结名老中医学术经验、老药工传统技艺,并实现传统经验和技艺总结的数字化,使传统的师带徒传承机制能在新的时代得以发扬光大,学术传承制度在互联网平台的加持下进一步完善。

此外,在“互联网+中医药”的融合发展中,中药质量的保障和提升也是其中的创新点之一。通过5G、物联网、人工智能等技术,结合地理信息系统、遥感测控的大数据处理,实现生产基地的现状和动态时空信息综合监管、生产活动、监测与数据分析等功能。实现种植生产和管理的信息化、可视化、智能化。形成智慧药材种植产业链,为中药质量的全程追溯提供保障。

施少斌:事实上,“互联网+中医药”在很长时间内都处于1.0版本——只是把互联网作为一种简单的电商工具。这固然有受限于当时互联网技术水平的原因,但主要还是没有真正地融入互联网基因,以用户为核心开发更多的应用场景。当前,“互联网+中医药”已跨过2.0版本,向着3.0版本进发,各种服务模式不断涌现,比如,中医O2O、中医在线诊疗等。特别是5G时代的到来,中医药在移动互联网等信息技术的基础上,可以继续拓展互联网医疗服务的空间和内容,比如构建覆盖诊前、诊中、诊后的线上线下一体化医疗服务模式。

张永涛:当前,“互联网+中医药”可以分为两类:第一类,对中医药患者和消费者利用大数据的分析,利用“互联网+”手段进行传播和销售,将互联网产业优势与传统中医药、大健康产品进行有机结合。比如“1828王老吉”,通过分析消费者数据,研发出抗疫复工茶产品,并通过微信朋友圈、抖音、快手精准推广。第二类是一些企业在尝试采用舌诊仪、脉诊仪等中医现代化诊断仪器和量表对病情进行量化,目前还处于初期阶段。有关病情的数字化分级和应用还远远没有开始。这些遵循中医药整体辩证思维又采用现代化仪器和研究手段的“互联网+中医药”,具有革命性意义,其前景十分广阔。


广州日报《理论周刊》:疫情的突然到来,对“互联网+中医药”带来哪些影响?

施少斌: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过程中,中医药无疑发挥了重要作用,也让世人重新认识到中医药的魅力,中医药的地位得到空前的提高。其实,近年来国家一直在通过政策发展“互联网+中医药”产业。早在2015年,国家发布《中医药健康服务发展规划(2015—2020年)》特别提到要运用云计算、移动互联网、物联网等信息技术开发智能化中医健康服务产品。同时,在国家大力推动中医药与西医药互补协调发展的背景下,“互联网+中医药”成为中医药传承创新的重点之一。

如今,在疫情防控需求以及政策利好的加持下,“互联网+中医药”不仅有了更多用武之地,而且有望进一步完善“生产-流通-销售-服务”的全产业链,弥补传统中医药的产业链空缺,从而优化“互联网+中医药”整体的产业布局,打破以往分散无序、各自为政的局面。

张永涛:此次新冠肺炎疫情,中医药应用早、范围广、参与深。中国能够快速控制疫情,治愈率高、死亡率低,除了快速反应、严格执行隔离措施外,与中医药参与防治有很大关系。这种以不变应万变正是中医药的优势,也是过去中医药屹立不倒和将来中医药迎来大发展的坚实基础。这次疫情也成为中医药疗效的活广告和中医药养生产业发展的风口。


“老字号,新活力”是对于“互联网+中医药”的准确诠释

广州日报《理论周刊》:作为一种新型服务模式,“互联网+中医药”目前发展遇到哪些瓶颈?如何破解?

施少斌:首先有来自技术上的瓶颈。一些理想中的应用场景还未完全实现,即便实现了也有待市场的检验。但本质上,瓶颈主要还是中医药自身的发展困境,即中西医并重方针在实际的落实中还有不少问题和难点。一方面,政策虽然给足了,但要落实落细,还需要各级部门制定长期的规划布局。同时,要意识到中医药产业的发展不能单靠政府,还需社会各界共同参与,尤其是要发动社会资本投入、聚合,围绕中医药临床医疗、科研教育、养生保健、康复养老、健康旅游等领域与互联网的深度融合,实现中医药行业的跨越式发展。

另一方面,在对中医药与互联网融合发展中,还有很多天然优势没有利用好。比如,我们老祖宗留下浩瀚如烟的中医药知识,其实也是名副其实的“大数据”。但如何将这个“大数据”变成信息化的健康大数据,还考验着中医药人的智慧与耐心。对此,亟须加快古典医籍精华的梳理和挖掘,加强中医药传承创新,促进中医药行业现代化建设,形成强大的、独有的中药研发体系和储备体系。

张永涛:中医药作为中国传统文化一部分,其理论体系和临床特点具有鲜明的思辨性。其优点是整体观强和个体化突出,但其缺点是主观性强,不利于客观研究和传授传承。“互联网+”为中医药个性化优势发挥提供了良好的实现手段,但中医药自身缺乏数字化和客观化成为“互联网+中医药”发展中的障碍。比如,老中医看病“千人千面”,诊断缺乏统一性,舌脉症状基本没有量化,导致其后面的病情诊断、疗效判定都缺乏数字化依据。如果没有中医药诊断上的数字化,就很难实现中医药真正的互联网化和革命性发展。不过,中医药诊断数字化最大的困难还不是技术,而是观念上的改变和市场上的推广,这也需要政策上的认可和支持。


广州日报《理论周刊》:广州发展“互联网+中医药”的优势有哪些?未来可在哪些方面发力?

赵文光:广州作为广东省的省会城市,拥有较浓厚的中医药文化氛围和坚实的群众基础。在发展“互联网+中医药”的过程中具有人才培养、品牌打造等方面的优势。同时,广州医科高校林立,如betvip365亚洲版官网是新中国首批兴建的4所中医药高等院校之一,2020年成为广东省人民政府、教育部、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共建单位。“互联网+中医药”的融合发展需要大量的专业人才,betvip365亚洲版官网在学历教育和继续教育等不同层次人才培养中发挥作用,同时还培养医学信息工程等学科交叉的复合型专业人才,助力“互联网+中医药”的融合发展。

在南药品牌的打造方面,为保护和发展岭南中药材,缓解中药材供需矛盾,建立岭南中药材保护和监测体系,《广东省岭南中药材保护条例》于2017年3月1日起正式施行,体现出政府层面对南药事业发展的支持。今后,若能将南药产业化基地的建设与中成药企业、中药饮片企业联系和对接,可使南药产业链实现进一步的持续发展,更加凸显南药的品牌特色,在广州推进“互联网+中医药”事业中发挥更重要的作用。

张永涛:广州无论是在互联网还是中医药方面都具有明显优势,微信运营总部在广州,相关配套服务和产品都有聚集优势。在中医方面,betvip365亚洲版官网、广东医科大学、广东省中医院等全国闻名,临床疗效和创新发展均位全国前列。在中药方面,拥有全国最大的制药集团“广药”,在中药和大健康产品研发、生产、销售以及创新人才等方面都具有独特优势。此外,广州作为改革前沿,“老字号,新活力”更是对于“互联网+中医药”的准确诠释。建议政府率先制定政策打造“互联网+中医药”产业高地,吸引人才和成果在广州落地,并鼓励新成果、新产品在广州率先推广应用,打造“互联网+中医药发展先行示范区”。

广州日报评论员 陈文杰
       广州日报全媒体图片记者 王维宣
       广州日报全媒体编辑 刘琛


  •  

来源:广州日报

撰稿人:刘琛

上一条:广东广播电视台:广东近9万高校师生参与暑期社会实践 下一条:广州日报:支招高考志愿填报拉开“冲-稳-保”梯度 院校专业“冷热”结合

关闭